第1234章

第1234章

        敢情这个家里,只有她夏七月是他顾休言最后的留恋了。

        既然如此,大半夜放下颜面给她叫个医生,又算得了什么呢?

        心里一边泛着酸水一边讽笑,面上却是半点不露痕迹,温婉笑着开了门。

        “秦医生这几个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一脸憔悴的秦朗,赵馨然不由多嘴问了一句。

        虽然明显能出来,他出门前整理过自己,但眼下的黑眼圈,还有虽然刮过胡子但依然泛着青黑的下巴,还有似乎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理发,长到经过打理依然显得有些落魄的发型......

        和印象里那个年轻有为到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海城医院最年轻的主治医师的秦朗,相去甚远。

        秦朗有些尴尬地笑了。

        “没,其实也没什么。”

        他回答着,脚下不停,背着药箱急急就往顾休言的卧室走。

        因为顾休言已经告诉他,夏七月就在他的房间里。

        而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夏七月。

        甚至于在夏七月失踪这几个月里,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一度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个不平静的夜晚,死在了西郊别墅后山悬崖边的那场车祸里。

        他曾去车祸现场看过,就在第二天,他从西郊别墅醒来后。

        听到她发生了车祸,车毁人亡,追下悬崖尸骨无存,他整个人懵了。

        虚软无力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悬崖边。

        看到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车轮急速飞转的车辙印,四处飞散被烧到已经辨认不出原来是什么模样的车零件,还有车速过快一只来不及躲闪的鸟雀被撞得血肉模糊的鸟雀尸体......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从不可置信,到泪水模糊了双眼。

        抛却作为一个医生的理智,哪怕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的理智都在告诉他,没有人能在这样的车祸里存活下来。

        眼前是搜救人员穿梭的身影,耳边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他站在悬崖边,看着望不到头的悬崖谷底,泪流满面。

        那一刻他以为是自己害死了她,因为那晚是他极力劝她离开,极力让她上车逃走。

        如果不是他劝她,就算她一辈子被顾休言困住,至少她不会死。

        至少......不用死得这样惨烈。

        这几个月浑浑噩噩地度过,白日里还是那个年轻有为的秦医生,到了晚上......就成了个醉鬼。

        从前滴酒不沾的他,已经学会了喝酒。

        一开始一杯就倒,然后睡个好觉。

        可随着越喝越多,酒量见长,酒精麻醉也越来越没用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在酒精里寻求解脱,无法让自己喝醉,就只能在痛苦和悔恨里挨到天亮。

        昨晚顾休言打来电话的时候,他也正在喝酒。

        怕把父母吵醒,怕他们担心,不敢在客厅房间里喝,只能在阳台上。

        冬天的夜晚真冷,寒风呼啸,酒越喝越清醒。

        就在他开了第三瓶酒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顾休言。

        顾休言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联络过他。

        对顾休言来说,他本就是用来钳制七月的工具之一而已,顺便再帮七月治病罢了。

        这几个月七月不在了,他自然没有必要再找他。

        可这晚,顾休言的电话却再次打来。

最新小说: 酸菜江湖杂事寮 女扮男装后,我成了男寝的小团宠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长谒金门 诛天劫 田径:我,短跑之王 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晏兮季修北 四合院:满院禽兽都死远点,滚 科学家之战 穿越荒星我被迫在星际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