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毒舌顶流是小结巴[重生] > 第1章 毒舌

第1章 毒舌

第(1/2)页

没入窗台的风,吹起布艺窗帘下摆,沿路翻起一缕黄昏。

        手机倒扣在青蓝色床头柜打转,连续震动几十次后,被团里伸出一只手,冷白的腕部缠绕一根绯红细绳。

        埋在被子里的人探出半个墨绿色脑袋,他懒得去看来电显示,翻身接通电话。

        “宋祖宗,还睡呢?”电话那头传来无奈的女人声,“太阳都快落山了。”

        “说正事。”宋稚指尖插入发丝,嗓音是刚睡醒的沙哑。

        “少半夜在微博骂人,也不至于一睡不起。”经纪人琳达嗓音尖锐刺耳。

        宋稚踏入内娱两年,无作品、无演技,却凭借一张脸和无法无天的嘴,霸占娱乐圈顶流。

        因为嘴毒,他享有内娱第一毒舌和娱乐圈纪检委称号。

        今天凌晨,宋稚和一名十八线艺人微博对骂三小时。评论区乌烟瘴气、热火朝天,与宋稚相关词条挂满热搜。最终战争以微博瘫痪,技术小哥哭诉求饶被迫终止。

        “今儿早上不到六点,十八线的经纪人就跪在我家门口哭,骂我负心女人不守信,你丫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前些天,琳达刚允诺十八线的经纪人,管住宋稚的嘴,放他家艺人一条生路,可不出三天,宋稚就来打她的脸。

        在娱乐圈,惹上宋稚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没后台还敢跟他对骂三小时的,等同于职业生涯被判死刑。

        “哦,他哭着下跪,你扛不住要和他结婚?”宋稚打了个还欠,漫不经心,“终于找到下家了?”

        “滚蛋,说正事。”琳达没心思和他开玩笑,“十八线这种小咖位,你至于没完没了整他?”

        一个月前,宋稚受邀参加一档综艺,在两位搭档配合游戏中,那位十八线趁机多次对女嘉宾动手动脚。

        宋稚不顾正在拍摄的相机,揣兜走到他身旁,一脚踹上后背,直接断掉三根肋骨。

        宋稚的“黑粉”数量庞大,背后还拥有惹不起的靠山。十八线的经济公司只好吃哑巴亏,电视台也不敢惹,节目被迫停录,连新闻热搜都没上。

        原本这事宋稚早忘脑后,昨晚他睡不着刷微博,看到十八线被选为“妇女联合会宣传大使”的热搜,还虚情假意提倡尊重女性。

        十八线愿意当婊子宋稚懒得管,但非要立牌坊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没想到那小子既蠢又不禁逗,随便两句就开始炸毛。他的脑残粉迅速入住评论区为偶像抱不平,可区区一个十八线,粉丝量赶不上宋稚“黑粉”的千分之一。

        “骂他有助睡眠。”宋稚懒洋洋掀起眼皮,起身下楼喝水。

        琳达对着话筒嘶声力竭,“从凌晨一点骂到四点,你丫跟我说助眠?他妈仨小时都没让您睡着?”

        “哦,他连助眠的作用都没了。”

        垃圾。

        琳达深呼吸,“宋祖宗,您让我消停消停成吗?我为你得少活多少年?”

        “你多活也找不回逝去的青春。”

        “是,就你年轻,还没过青春叛逆期!”

        “可你已经迎来了更年期。”

        宋稚能听到琳达急促愤怒的喘气声。

        “我要是辞职了,看你怎么办!”

        “我钱给得多,你舍不得。”

        “那他妈是你钱吗?那是你的老公的钱!”

        半年前,经纪公司单方面要与宋稚解约,第二天,宋稚的老公就把公司全盘买下。

        宋稚在内娱耀武扬威还平安无事,都源于他的老公——严淮。

        这个神秘男人从未出现在大众视野,却总能干脆利落帮他摆平一切。

        “合法关系,他的就是我的。”宋稚说。

        “你要点脸行吗?”

        “怎么,刺激到你了?”宋稚端起水杯,喉结跟着滑动,“你这么凶,嫁不出去也正常。”

        “行行,我认输。”琳达了解他的个性,“我就是想提醒你,你的微博账号收回,暂时由我管理。”

        “无所谓。”

        对于宋稚来说,骂人可以随时随地,根本不会受到微博账号的限制。

        “对了,你老公快回来了吗?”

        “没有。”

        他才不会回来,严淮恨不得永远不见他。

        毕竟,自己是一个用下三滥手段和严淮发生关系,再要挟对方和他结婚的人。

        “行,不说了,十八线的经纪人又打电话,我先去处理他。”

        “喂,你别理他。”宋稚说。

        “怎么了?”

        “我怕你受不住诱惑,跟他好。”

        “滚!”

        被挂断电话,宋稚肩膀松散下垂,他弯身嵌进皮质沙发,把身体埋进臂弯。

        他讨厌被人提及严淮,只要一想到他,心就像被浸在不加糖的柠檬起泡水,长久无法平复。

        如同他昨晚入睡时的梦。

        已是近两年未见的人,宋稚还是会隔三差五梦到他,甚至不知羞耻的在梦中重复那晚的剧情。

        两年前,即便当时的他半梦半醒,依旧记得自己鼓起勇气扯开的领带扣,还有对方留在他身上的温度。

        他念念不忘于那场经历,刻骨铭心严淮给的温柔。

        宋稚揉乱头发,强迫自己不再胡思乱想。总要找点事做,才能不想他。

        他点开微信,找到琳达的头像。

        「您发起了一笔转账:20000。」

        琳达:「干嘛?」

        「拿去办张美容卡。」

        琳达:「终于知道姐姐为了你多不容易,良心发现了?」

        「这倒没有,单纯怕你被气出皱纹,更找不到男朋友。」

        琳达:「滚!!!」

        宋稚抱着手机笑了一会,继续按下几个字。

        「删了没?」

        「琳达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请先发送验证朋友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意料之中,宋稚暗灭手机,随手丢在一边。琳达每隔几天就能删他一次,两个人的聊天记录穿插各种系统提示。

        过不了几天就得加回来,不嫌费劲。

        已是下午五点,宋稚揉了揉肚子来到餐厅。他不喜欢家中有外人常在,保姆兰姨会在固定时间送一日三餐并打扫房间。

        餐桌上原封不动摆着早餐和午餐。宋稚没胃口,也懒得拿去热,他返回客厅,从摊满茶几的零食桌上拎出一袋薯片,坐回沙发。

        电视机里,本地卫视在播一档青春偶像剧,男二是被宋稚踹断肋骨的十八线,他没换台,咬下一口薯片。

        光知道十八线唱歌难听,没想到演技也这么烂。

        真下饭。

        “没后台没演技还敢混娱乐圈?”宋稚对着电视自言自语,“有时间立牌坊,不如回去读义务教育。”

        房内传出除去电视节目和薯片以外的咔嚓声,这个时间段,家里只有宋稚一人。

        薯片悬在嘴边,宋稚循声转头,在门口方向,他发现了声音的制造者。

        红木色的双开大门内,伫立一名身穿深色风衣的男人。他手推黑色李箱,英俊的面容猜不出心情,从头到脚打理得一丝不苟。

        宋稚僵持在原地,他能听到心脏失速跳动的声响。

        阔别两年的重逢,将回忆一并涌入脑海,淹的他遍体通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满分总裁轻点宠布诺厉子玔 醉梦逐心 黑暗王者 恶毒女配她不走剧情了(快穿) 无望的尽头 夏暖秋霜 我能抗住最毒的打姜独宁雪 我只图徒弟的钱 被宠坏了的小丫头 美强惨男配满级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