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毒舌顶流是小结巴[重生] > 第1章 毒舌

第1章 毒舌

第(2/2)页

    这个从十五岁就偷偷喜欢的人,这个昨晚害他到失眠的人,正冠冕堂皇站在他几米之外。

        门扇外的风猛地吹折衣摆,身后的残阳给严淮镀上一层毛茸茸的边,他领口微开,宋稚的视线却执着于喉结左侧那枚圆滑点痣。

        两年前,他曾吻过那里。

        大脑在一瞬间被灌入重金属,却还能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非条件反射般,他迅速起立,手背身后,“你、你回、来了。”

        “嗯。”严淮的视线只在他身前停顿几秒,便回神脱掉风衣。

        不再被关注的宋稚如释重负,他深呼吸,按住双腿努力让其不再发软,转身顺着楼梯往上跑。

        “站住。”严淮叫他,伴随严肃的命令口气,“你老公回来,都不懂迎接?”

        “老公”这个词,宋稚可以在任何没有严淮的场合随意挂在嘴边、收放自如,但当“老公”真正站在面前时,他连大气都不敢喘。

        宋稚指尖蜷缩嵌入掌心,他按捺住慌张和没来由的欣喜,猛地转回身。

        “嘶——”

        途中,宋稚小臂划过金属装饰的边缘,疼痛感沿着头皮蔓延,他没顾上其它,急忙来到严淮身边。

        几何规则的吊灯打亮宽敞廊厅,宋稚视线却只敢停在黑色的行李箱,他握住金属把手,“我、我帮你、拿上……”

        “不用。”

        宋稚的手臂被严淮截住,温热干燥的掌心紧贴皮肤,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因此拼命扩张。

        “你躲什么?”严淮攥紧一分,又往自己身侧拉拢。

        宋稚忘记回应,他牙齿打在下唇,默默在心里读秒。

        严淮视线扫过手臂处的划痕,在白皙皮肤上红透扎眼,“疼么?”

        宋稚摇摇头,视线停在脚尖。

        身体吹入一团氢气,悬在半空中忽高忽低,被人牵着跟细线,任由摆布。

        “冒冒失失的。”严淮的口气耐人寻味。

        对方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指节圈住手腕,拖动皮肤摩挲两下,“瘦了。”

        宋稚大脑生锈,机械性地摇了摇头,意识到反驳对方不大不合适,又干脆点点头。被折磨到头疼脑热时,严淮终于松开他的手。

        后者把行李推到一边,往里走。

        宋稚则颤颤巍巍跟在身后,不敢抬头,只能根据顶灯打下的阴影,控制彼此的距离。

        严淮来到沙发边,停下。

        宋稚顺着前方,视线留在严淮脚边,险些喘不上气。

        洁白的羊毛地毯上,撒落一地薯片,是刚才因紧张无意间掉落的。

        宋稚吓出一身冷汗,慌忙蹲到地上收拾。

        “不用,等下叫兰姨来收。”

        宋稚指尖还捏着些薯片碎屑,他缓缓起身,像是犯错的孩子,手背在身后,等待被批评。

        半分钟后,他听到严淮的叹气声,“你上楼吧。”

        得到解放的宋稚点头,没敢有片刻犹豫,捻着薯片碎屑往楼上跑,他的房间在别墅三楼。

        刚走到第二层时,宋稚心有不甘,这么久没见,要再看一眼才行。

        他回眸,下一秒和严淮视线相接。从对方的眼神里,他看到的不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微妙的烦躁和失落。

        严淮哥哥不想见他,看到他并不高兴。

        宋稚被灌入冰水,冷得打颤。他收敛目光,失落跑回房间。

        他把自己关进卧室,怀抱一只毛绒兔子窝在被团里。

        兔子是严淮哥哥送给他的。

        心跳缓和下来后,宋稚从被子里伸出手,眼神停在手臂处。

        只是一条普通划痕,这里早就没了痛觉,但被严淮碰过的区域仍在烧火,对方每一个关节接触的痕迹,都印刻在脑海里,再也挥抹不去。

        两年未见,依旧想念。

        明明可以相安无事,他为什么要突然回来?总不能是离婚吧,可协议条款没约定离婚日期。

        就算要离婚,找他助理操作就行,当初领结婚证的时候,严淮也没有亲自到场。

        手机震动声响起,宋稚从被子里钻出来,“还没一个小时就忍不住了?”

        “我没功夫跟你胡扯。”琳达毫不客气,“提醒你,今晚八点有个慈善募捐活动,司机会来接你,有记者拍,穿正装。”

        “还有,把你那绿毛染回来。”琳达没好气,“别整得跟你老公给你戴绿帽似的,晦气。”

        头上的墨绿发色,是前几天宋稚和琳达赌气染的,他曾顶着一头绿毛,受邀参加素人恋爱节目嘉宾,还被路人拍下,在热搜上挂了一天。

        宋稚揉了揉头发,“我不去了。”

        “于澄远可是盛装出席,你退出战斗了?”

        宋稚虽然嘴毒,但并非无理取闹、见人就骂。但他和影星于澄远却有着永远扒不清的矛盾,宋稚恨他入骨,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讽刺打压他的机会。

        “暂时休战。”

        “怎么了?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琳达调侃,“用不用我发条官方通告,说你认输了?”

        “笑话,他还没跪下叫爸爸,我怎么可能认输。”

        “那怎么了?”

        宋稚喉咙发涩,“他回来了,我最近得老实点。”

        “谁?”

        “我老公。”

        “哦,他还挺积极。”

        “什么意思?”

        对于严淮回家,琳达似乎并不意外。但她和严淮并无交集,所有事情都由严淮的助理出面解决,琳达根本没资格得到严淮的行程。

        “你怎么知道的?”宋稚问。

        “是你让他回来的,忘了?”

        “我什么时候让他回来了?”他这两年和严淮根本没联系。

        “星域电视台的婚恋综艺你还记得吗?”

        两个月前,电视台重金邀请宋稚参加一档婚恋综艺——心动百分百。

        该综艺于澄远也会加入,有他的活动宋稚绝不缺席。这档节目需伴侣双方共同参与,可他连严淮在哪都不知道。

        见宋稚不回话,琳达继续道:“为了不输给于澄远,你那天亲自给你老公打了电话。”

        “不可能。”

        宋稚宁可跪在于澄远的面前叫爸爸,也不会给严淮打电话。

        至于请严淮一起参加婚恋综艺?除非让他去死。

        “就知道你不认,还好我录了视频。”隔着电话,宋稚听到按键的声音,“喏,发给你了,慢慢欣赏。”

        琳达不冷不热加一句:“啧,特刺激!”

        宋稚点开视频,画面中的他还染着两个月前的银灰色头发。他坐在酒吧卡间内,周围是嘈杂的背景音,即便环境昏暗,也挡不住他因醉酒而发红的脸。

        视频画面里的他掏出手机,对着摄像头说:“你等着,我现在就把他叫回来,一起干翻那个王八蛋!”

        醉酒的宋稚并未翻通讯录,一边说一边按动键盘。滚瓜烂熟的十一个数字,确实是严淮的号码。

        视频外的宋稚指节绷得苍白,他躬坐在床边,屏住呼吸。

        视频中出现严淮的声音,带着勾他魂魄的语调,“喂。”

        下一秒,手机被疯狂甩出,直到金属边缘滑至墙角,磕出清脆声响,耳边黏腻撒娇的尾音还没结束。

        视频中的宋稚,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喊:“老公~~”

最新小说: 满分总裁轻点宠布诺厉子玔 醉梦逐心 额… 黑暗王者 九幽 雄虫他是男德班卷王(虫族) 恶毒女配她不走剧情了(快穿) 无望的尽头 野猫巷 夏暖秋霜